document.write('
')

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
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    http://www.haijj.com

“家校社”拧成一股绳从信任开始

  8月30日,浙江省东阳市吴宁第一小学,“开学第一课”老师把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传递给家长们。胡杨辉摄/光明图片

  山东省高密市恒涛实验学校教师带领学生走进生活,在实践中学习写作。张娜摄/光明图片

  今年九月,北京市民李赟的孩子升入小学四年级。他告诉记者,育儿路走了九年之后,目前总算越走越“顺”了。

  这个“顺”,是李赟参加学校组织的家长学校之后的感受。“没上家长学校之前,说实话,教育孩子总感觉是‘一个人在战斗’。每天起早贪黑,放学后对着课本逐一检查,总能发现孩子有记不牢的知识点。得,还要再教一遍。太累了!上了家长学校之后,感觉把教育的几方关系理顺了,对学校的信任感多了几分,自己的‘任务量’也减少了,更得心应手。”李赟感慨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像李赟一样的家长很多。在家长看来,如何让家校彼此信任,是解决长久以来家校协同问题的起点。

 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,要“健全学校家庭社会育人机制”。“由此可以看出,学校、家庭、社会教育的有机衔接是落实党的教育方针的必然选择,也是实现我国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诉求。推动构建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协同育人机制,共同营造有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教育环境已迫在眉睫。”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朱文辉如是说。

  在教育孩子问题上,我们该如何让“家校社”拧成一股绳?健全学校家庭社会育人机制,着力点在哪?

  1.瓶颈:责权不清和信任感缺失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“累”是家长和教师口中的高频词。“累”源自边界不清,也有家校之间信任感不强带来的“任务量叠加”。

  太原市民刘芳的孩子上高二了,一路走来,她始终觉得很累。“这种累,不仅仅是照顾孩子的辛苦,还包括给孩子完成杂七杂八的任务,比如检查作业、做小报、录视频等。”在她看来,有一些作业并非家长的职责所在,但因为家校间的信任感较弱,他们还是愿在孩子身上多花精力。“作为父母,我们愿意为孩子付出,但家长、学校对于孩子教育的边界在哪,如何共同教育好孩子,其实是我们更关心的。”

  如何确立各自边界?构建家校社三方的信任感?

  “目前,就学校教育而言,虽然‘双减’成效正在显现,但一些‘老问题’仍不同程度存在:考试当先,学业外溢,学科知识学习与现实生活、社会层面的联结不够,受教育者难以通过认知活动提升能力,实现全面发展。教育评价依然停留在看重分数、首要应试的层面上。”山西省特级教师刘补明指出,家长一方面专注于孩子的学习成绩,另一方面又渴盼拓展其全面发展的空间。当二者难以兼美,往往会出现急躁与焦虑情绪,影响孩子成长环境。在心理危机预警与干扰系统构建方面,家长的配合不够深入,使得相关工作难以及时与有效开展。

  “同时,三方主体存在定位不准的问题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冲补充道,有些家庭教育存在超前超纲学习的“越位”问题,还有些家长过度依赖学校和校外教育机构,存在家庭教育“缺位”问题。有些学校存在让家长检查作业等“学校教育家庭化”问题。“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,家校社教育定位存在错位现象,导致协同差。”

  “三大主体关系出现缺位、越位、错位等现象,主要是因为三方在教育立场上存在分歧,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在协同育人过程中呈现责权不清和价值诉求冲突。”朱文辉进一步解释。

  他表示,由于部分家长没有意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与必要性,加上缺少家庭教育专业知识和技能,因而在参与家校社协同育人中存在理解片面、能力不足等问题。“社会教育供给不足,难以为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提供有力支撑。同时,一些社会教育资源难以整合和有效利用,与学校教育、家庭教育之间缺少专门的链接渠道和有效的深层关联机制。”

  李赟也认为,种种因素导致信任缺失,让家校社难以真正协同育人。“建立信任不可能一蹴而就,但这毫无疑问是三方协同育人的起点。彼此放心,才能营造一切为了孩子健康成长的良好氛围。”

  2.现实:协同育人机制逐渐体系化

  实际上,家庭学校社会协同育人的机制探索,一直没有停步。

在家教幼儿 ,在家教育学校 北京 ,学生与家教老师 ,国家教育资源平台注册报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