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
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    http://www.haijj.com

疫情下的云音乐课 撬动在线教育千亿市场

  [ 来自投资机构的报告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,中国音乐教育市场预计会达到4000多亿元规模,在线陪练市场大约占1000亿元,钢琴在线陪练机构也将快速发展到几十家。 ]

  快一个月没出门,郑林担心孩子的钢琴学习中断太长时间,“都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练琴了。”

  平时,她每周六下午开车40多分钟带7岁的儿子去位于上海闵行区的老师家学琴。但现在,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还不知道,一直不出门不上课,难免陷入焦虑。还好,在她和其他几位家长的要求下,钢琴老师终于开了视频课程。

  几个学生家庭都购置了广角摄像头,安装在钢琴一角,老师打开微信视频,进行实时聆听、讲解和指点。一家接一家,宅家线上课就这样开始了。孩子上课的45分钟里,郑林终于能松口气,“孩子能消停一会儿,我们也不用冒险开那么远的车去上课,很方便。”

  自从孩子5岁开始学琴,她就走上了一条漫长而纠结的琴童家长之路。原本和睦愉快的母子关系,经常因为练琴而剑拔弩张,她早就听说过线上钢琴陪练,但还没尝试过。第一次线上授课,她就体会到了便利,甚至开始设想,以后孩子的课程,应该结合线上陪练和一对一教学,学费也会相对低一些。

  事实上,互联网+音乐教育的模式,早已成为投资热潮。在线音乐教育的头部平台“VIP陪练”于2018年11月就已完成1.5亿美元的C轮融资。来自投资机构的报告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,中国音乐教育市场预计会达到4000多亿元规模,在线陪练市场大约占1000亿元,钢琴在线陪练机构也将快速发展到几十家。

  “VIP陪练”的早期投资人沈彦树是互联网音乐教育这条赛道的开创者之一,他发现,受这次疫情影响,很多原本在线下教钢琴为生的业余老师,都开始了网络授课,原本的会议系统zoom、钉钉等各种软件,都派上了用场,“各个陪练厂商,也一定程度地开放自己的系统给主课老师使用。毕竟老师如果不上课,就没了收入。”

  在音乐行业浸淫多年,沈彦树认为,线上音乐教育不但能打破距离限制、降低时间成本、节省花销,还可以聚集起优质师资,且课程内容公开透明。因而,在线音乐教育越来越呈现出“刚需”趋势。

  线上授课利与弊

  “便捷约课,随时了解孩子练琴表现”、“一对一在线钢琴陪练,严选师资”,在研究多家在线陪练机构时,郑林发现,这些广告词都切中了自己痛点。

  当初让孩子学琴,她想得很简单,国外精英通常都会玩一两件乐器,现在中国社会竞争那么激烈,综合素质更重要,“感觉孩子不学一门乐器就是父母的失职。”

  但真正学起来,挑战又颇大。两年时间里,她先要自己学习识谱,消化老师课上的内容,再每天监督孩子练琴。随着新鲜感过去,练琴变得乏味,孩子越是懈怠抵触,她就越着急,心力交瘁。孩子进了小学,她想,自己时间和能力有限,要长期坚持学琴,或许只能靠线上陪练。

  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李老师,从事幼儿钢琴教育已十多年,在这次疫情期间始终在犹豫,是否要进行视频课程。从她的角度来看,钢琴教育就是一门传统的精细手艺活,讲究的是面对面的口传心授,无论手型、触键方式、发力的方式,都需要手把手教,“视频上课,音色还原度不高,只能简单纠正孩子的节奏和指法。如果遇到网络不行,画面停顿,都没法判断学生的指法是不是到位。”

  她身边的钢琴老师们在试过微信授课之后,有些很适应,有些则认为微信视频收到的音质太糊,听不出泛音。遇到视频卡顿和延迟,不得不一次次重复弹奏,效率变低。她认为,视频上课仅是特殊时期的解决办法,等疫情过去,老师们仍然会坚持线下授课。

  “线上陪练只是一个辅助性的工具,它当然不是音乐学习中的全部。”沈彦树认为,钢琴教育必须是面对面、一对一的教学,当学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依靠线上陪练来解决一部分问题。

  千亿级市场空间下的探索

  今年3月,沈彦树作为创始人开发的线上音乐教育新产品Vip Sing即将上线。这款为4岁至14岁少儿打造的产品,填补了互联网声乐教育领域的市场空白。

  有数据显示,欧美有40%的琴童接受线上陪练。但中国千万数量的琴童中,只有4%比例接受线上陪练。显然,相对于庞大的琴童群体,线上音乐教育仍拥有很大的市场。

  “欧美40%的琴童里,大部分是经过前期筛选后开始走比较专业化的训练,他们的陪练也是类似于老师的助教。”沈彦树认为,对中国家庭来说,少儿声乐是学习门槛最低、受众面最广的艺术教育,在钢琴陪练逐渐被市场接受、受资本青睐的当下,一款在线声乐教育产品,也容易被家庭所接受。

发展中国家教育的主要问题 ,名师家教网答案 ,国家教育考试类型规定 ,国家教育资源平台注册报名 ,《大学》治国先治其家教案 ,不去学校在家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