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
家教中心-家教网-家教资讯-清华海城家教网
    http://www.haijj.com

万科换将:痴迷新业务的元老张纪文专心做教育去了

  今天一早,万科忽然官宣人事变动:南方区域区首张纪文卸任,转任万科梅沙教育集团CEO,而万科集团CFO孙嘉接任南方区域区首。

万科换将:痴迷新业务的元老张纪文专心做教育去了

  如此猝不及防让外界惊讶,一位长期与万科关系紧密的媒体人士说: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

  毕竟,这次的主角是张纪文。

万科换将:痴迷新业务的元老张纪文专心做教育去了

  图片来源:梅沙教育

  他的人设,是万科的“张大”和“天才”,是王石创业时的元老级人物。与郁亮、肖莉、丁福源、丁长峰、莫军、解冻、徐洪舸、周卫军、刘爱明,一度被王石称为“梦幻组合”。

  有人在留言区感伤:广深区域一个时代结束了。截止下午4时,该条留言有5人点赞。

  而官方只淡淡回应:新任命不影响孙嘉在集团财务负责人岗位上的任职。

  对张纪文,只字未提。

  在万科历史,这似乎不太常见。

  4年之前,万科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毛大庆离职,郁亮曾亲自飞往北京召开发布会解释其中缘由。

  此次变动涉及的南方区域是万科集团所在、粤港澳项目重镇,变动确实过于静悄悄。

  翻阅与万科有关的公开报道,发现,公开公务活动中,张纪文与郁亮互动较少。

  从媒体报道看,两人工作业务的直接交汇,大致有三次:

  2018年9月份,郁亮在张纪文负责的南方区域大会上提出“事人匹配”。

  那次会议是在张纪文的大本营——南方区域开的。其实让会议一夜闻名的是郁亮喊出“活下去”。微妙的是,郁亮当时也提出了万科要组织重建、事人匹配。

  同样2018年,郁亮多次表示,张纪文推行的“万村计划”“太天真”。

  所谓“万村计划”即是对“脏乱差”的城中村进行精细化改造,万科因此陷入“舆论漩涡”。

  郁亮曾多次公开表示,“我们低估了社会的复杂程度,还是太天真了,并不是好事就一定能做好。”2018年底,项目暂停。

  最远的一次是2017年,张纪文最先响应郁亮的“路线图计划”

  这一年,面向未来5到10年,万科端出了一个万亿市值大计划。时任万科广深大区区首、深圳万科总经理张纪文的率先内部改革。

  有舆论认为:在郁亮的发令枪响后,深圳万科与张纪文暂时跑到了第一位。

  交集寥寥,郁亮时代的万科,52岁的元老张纪文为何择教育而栖?不少业内人士都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其实,除了元老的人设之外,张纪文,在万科是个传奇,因擅长战略思考被称为“张大”。此外,还被冠名“天才”。

  有媒体披露,“天才”的称呼有两个维度。

  表面看,是因为他毕业于清华少年班。但更深层的原因在于,据说张纪文的想法有3个特点:极具前瞻性、逻辑性强、极抽象,因此几乎很难被外界完全理解。他时常说的一句话是“你没听懂”,或者“你只听懂了百分之多少”,这是属于“天才的孤独”,

  “他应该是曲高和寡的,很多人都不能够明白他、理解他。他是天才,我们是平凡人。”一名万科内部人士表示。

  在任南方区域老大多年,张纪文是典型的新业务导向派掌门人。他曾在2015年为万科提出了著名的“八爪鱼计划”,由万科家、万科驿、万科派、万科云、万科塾、万科广场、万科里和万科悦八大触角组合而成。

  可以看出,“八爪”均是围绕不动产做的垂直服务,目的是提高用户黏性,正反映了万科“城市配套服务商”的理念 。

  这是他的情怀,直到今天,他的微信头像,还是一只手绘的八爪鱼。

万科换将:痴迷新业务的元老张纪文专心做教育去了

  来源:公众号:桌面儿

  但是也有报道据此推断,张纪文看重新业务而轻地产,甚至影响了万科南方区域的氛围,直到郁亮去年强调稳固基本盘,这个现状才得以改善。

  但是这种传言是否属实,可信度存疑。毕竟张纪文掌管的南方区域在万科2018年年报中,收入占比为26.94%,仅次于上海区域,排名第二。

  而最新数据又显示,万科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亮眼:期内实现营收约483.75亿元,同比上年308.26亿元涨56.93%;归母净利约11.21亿元,同比上年8.95亿元涨25.23%。

  除了净利润上涨,最令同行艳羡的是,万科手里还握有大量现金流:截至报告期末,万科持有货币资金1432.2亿元,高于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总和703.0亿元。

  第一季,万科南方区域的业绩,并不差!!!

  在一片猜测声中,一家名为“桌面儿”的自媒体给出了一些接近张纪文的信息:

  文中引用了张纪文朋友圈的光头照,并配图说:

  2019年5月1日,52岁的张大剃了个光头,12:03拍照发朋友圈:不解释,这不是新发型,是回归。

万科换将:痴迷新业务的元老张纪文专心做教育去了

  来源:公众号:桌面儿

  “桌面儿”还披露,在此之前,5月1日10:40,张大发朋友圈:都是年轻人,城市间的差异是度不是量,不易衡。

  对于年轻人指谁?外人不得而知。

  文中这样写到:

  张大淡然:自己的选择。正常的过程。32年“房龄”。不想玩了。厌倦了。

  想找点刺激。想换个行业玩情怀。

  就不想:习惯了锣鼓喧天,哪玩得了绣花针?

  宋卫平做教育十几年,只听楼梯响。

  不是万科的基本盘。

  也不容独立王国。

  授权再大,情怀再浓,架不住郁亮失控。

  不如跳舞。

  那不如跳舞的教育产业,会是张纪文的下一个情怀吗?

  凤凰财经称,张纪文确实对于教育有着浓厚兴趣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是教育的“重度关联者”。